h1

不能让刘霞孤独一人

六月 13, 2012

崔卫平 早些时候与刘荻(不锈钢老鼠)约好一起去见刘霞,去她的住处看看。不管是否能够见到她本人,但总得了解情况,能遇见什么就是什么。

下午四点半我们在玉渊潭公园东门相遇。休息片刻,往刘霞家中走去。其实刘荻四月份与朋友一起来过。她们遇见了楼下的保安,没有说上话而离去。早些时候胡佳也来过。

玉渊潭南路9号是一个大院子,刘霞家在院子的最后一排,靠玉渊潭引水渠那边。隔着繁盛的树木,老远看见有一个简易平房式的岗楼,紧挨着刘霞家所在17栋楼四单元,相隔大约十四、五米。这就是传说中专为刘晓波而设的。岗楼的门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穿便服,另一个穿制服,但看起来是小区保安的那种制服。

我们路过岗楼时,也没有人问。这里是居民区,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我们两人也没有任何显眼之处。走进刘霞楼下时,有一个男孩正看着放在篓子里的一只小白兔,它呆头呆脑,一派天真无辜的样子,我们还围着看了一小会儿。男孩说是别人昨晚从草丛中拣来的。

通往单元门洞有几个台阶,台阶两边的金属扶手上挂着一件军大衣,还挂着一些别的什么,衣物或是被单,它们看上去比较陈旧。显然这是看守们的用物,他们呆在这里时间不短了。

门洞里居然没有人。靠左右墙壁的两侧,支着两张低矮的小床,小床上都铺着凉席,凉席的下面垫着棉褥子,露出来的部分看上去比较脏。估计这些东西从冬天一直使用到现在。

小床的周围还塞着一些东西,让这个五、六米见方小门洞显得十分拥挤。这使得人不由去想,这里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呢?

迎面是一张防盗门,门上有着每家每户摁哪个数字的提示。我们就开始琢磨到底谁是刘霞家,我们应该摁下哪些数字。我们两人单独停留在门洞里的时间,大约有两三分钟。

 

这时候一位看上去年纪在六十岁左右的长者走了过来,他略有一些驼背,面目清癯,看上去人也和善。一眼望去,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人与看守刘霞有什么关系。下面是我们与这位长者之间的对话,我与小刘荻一起问,他来作答。

他:你们找谁?

我们:找刘霞。我们是她的朋友,我叫崔卫平。

他:你们以前见过她吧?

我们:有快两年没有见到了,许多年的老朋友。

他:领导有话,不能见。

我们:您是谁?是在这里负责的吗?

他:小区物业的。

我们:是小区物业在这里管吗?

他:是领导委托我们管的。

我们:你们领导是谁?

他: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吧?(他定定地看着我们,应该指的是刘晓波的事情。)

我们:您看,一个连蚂蚁也不会踩的人……

他:是挺老实的一人。(指刘霞)

我们:我们不能上去吗?

他:现在不能,过一段再说。走吧。

我们:要不请她本人下来?

他:我跟你们说,不能见面。您懂吗?(他把“不能见面”用十分强调的语气说了出来,并作手势,表示不能接触的意思。)

我们:要不您去请示你们领导看看。早晚总得见,总得有人提这件事。有人提出这个要求,让领导考虑考虑,也给领导一个台阶,给他一个梯子下来。

他:不行。

我们:你们领导的电话是多少?

他:(见了)领导也是这话,不能见。问了也没用。

我们:请问您贵姓?

他:(对这个问题显然感到不快,做摇头无奈状)。

我们:你们挺辛苦的。

他:是。

我们:我能拍里面防盗门的照片吗?

他:不行。领导有话。

(我们一同抬头看顶层左侧刘霞的家,看得很清楚后窗上的窗户部分是开着的,仅仅隔一层纱窗。我对空大喊一声“”。

 

老者十分震惊,脸色大变,严厉地说:“你不能喊”。

我答:没事。您说过不喊,我就不喊了。先头您没说。)

我们:她能出去买菜吗?

他:专门有车带她去。

我们:多长时间买一次菜?

他:不一定。

我们:她能下楼在院子里散步吗?

他:没见她下来过。

我们:她能见到别的朋友吗?

他:她要见人,也得请示领导。

我们:她是一个人住吗?她的妈妈跟她住吗?

他:一个人住。她妈妈不跟她住在一起。

他:走吧,走吧。过一阵子以后(再来)。你的名字叫什么?怎么写?

我:我叫崔卫平,山佳崔。(我在手心里比划给他看。实际上小刘荻与我都带着身份证,随时准备验明正身,但是他始终没有提出这项要求)

他:走吧,走吧。

看来事情只能这样了。我们两人用眼神示意,决定走开。当我们顺着17栋楼的左侧往前面的大门走去,这位长者又在后面跟一句:“你别再喊了啊。”我说:“不会的,您说过了我就不会再喊的。”

与小刘荻在附近坐下来吃晚饭,才发现书包里带着一瓶葡萄酒,是送给刘霞的,刚才忘了。吃完饭,我们沿原路回去。从17栋楼的左前方,我拍摄了顶层左侧高高的刘霞家的阳台,能明显看见她的阳台上挂着的绛红色窗帘。

这回我们没有走进单元门洞,而是直接来到岗楼里,拿出葡萄酒说,“刚才看刘霞了,但是没让进。能把这酒转达给她吗?”岗楼里一共三人,两位女性,一位男性。靠在门边上的那位女性很快接口说:“这事与我无关”。她一脸打酱油的样子。

坐在靠里面椅子上的男人站起来,和蔼地说:“对不住您了啊(指刚才没让进的事情)。这是酒吗?(他拿出来略微看了看),好吧,帮你们转。”

我们离开。走在引水渠边上,正值夕阳西下,嫩黄的光线照在河岸的柳树上,天空里飘着几朵带金边的云彩,美丽极了。摄影界称此刻为“魔鬼时间”,我拍下了玉渊潭引水渠的照片。如此美丽的眼前景色,与刚才那些纠结不仅不协调,而且令其显得难以想象。

 

2012年6月12日

h1

中国拒绝向挪威前首相发签证

六月 13, 2012

(RFI)

奥斯陆当局今天宣布,中国拒绝向挪威前首相邦德维克发放签证。显然,自从刘晓波成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后,中国政府一直对挪威政府耿耿于怀。尽管诺奖颁授给谁挪威政府说不上话,在北京看来,诺奖委员会既然位于挪威,奥斯陆当局就难脱干系。

邦德维克分别在1997至2000,2001至2005年担任首相,他本应该在本周到中国参加一个全球教会委员会研讨会,但他在周五从挪威外交部获悉,北京当局拒绝为他签证。

这位前首相在本国媒体追问时说,我所能说的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虽然快要两年了,但中国当局还是要给我们颜色看。

奥斯陆当局强调,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在这个委员会决定把奖颁给谁的问题上挪威政府无权干预。

但是,从2010年10月起,北京当局拒绝与挪威各级官员接触。不少挪威人申请去中国的签证都遭到拒绝,包括两个挪威议会代表团。

h1

徐友渔: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的意义

十月 28, 2010

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在国内和国际引起极大反响,这是当代中国的重大事件,在世界上也是大事。诺贝尔奖长期为中国人渴望,形成长期无法解脱的心理纠结,诺贝尔和平奖的社会意义显然大过其他奖项,对于正在经历艰难、痛苦社会转型的中国更是如此。诺奖首次降临中国本土就是含义丰富复杂的和平奖,而且获得者刚开始在狱中服刑,所以,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对于中国来说既是意味深长的,也是意义深远的。

刘晓波获得此奖可谓是实至名归,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对象是为世界和平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刘晓波在哪种意义上作出了这样的贡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王小山:刘晓波和我

十月 27, 2010

刘晓波是我的老师。

前几年,某天,几个朋友约了刘晓波吃饭,门外自然少不了警察相陪。席间,晓波对我说,外面陪着我的那个是你同学。出去找那警察,一 聊,果然,也是同为北京师范大学1990届毕业生,同届不同系而已。警察羞赧地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在监视自己的老师,没办法,我 的工作。我假装大度地说,理解,理解。还跟他要了一个好久没联系过的和他同班的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

关于“理解”,我是这么想的,我当然理解在这个国家,一个不错的饭碗对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而做国保,显然是这样一个饭碗——说“不 错”,也就是收入不错而已。实际上,做国保的,看上去根本没什么油水可捞,而且要经常被我这种人冷嘲热讽,就没那么可观了。所以,我 所不理解的,就是为什么还真有人爱做这个,并且监视到自己的老师也只是稍微羞涩一下,并无其他表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梁文道:光明、慈悲与和平

十月 22, 2010

梁文道他们说得都对,诺贝尔奖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要让一帮北欧人来替全世界决定谁是全世界的学术英雄谁又是对和平最有贡献的人呢?这实在没什么道理。他们说得对,任何奖项都是有立场甚至有偏见的。所以沙特(Jean-Paul Sartre)当年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其中一个理由便是:「诺贝尔奖本身并不是西方集团的一项文学奖,但它事实上却成了这样的文学奖」(顺带一提,沙特也曾声明不愿接受苏联主导的「列宁奖」)。所以我并不想争论刘晓波先生到底值不值得拿诺贝尔和平奖,他这个奖拿得有没有意义;也不在乎这到底是不是像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乃是「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亵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他们是在疯狂报复——徐友渔致崔卫平的信

十月 22, 2010

编按:

崔卫平和徐友渔21日下午分别被辖区派出所民警和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带走,阻止他们参加捷克使馆的文化活动,直至使馆活动结束后才允许两人离开。此文是徐友渔写给崔卫平的信。

卫平:

我从昨天下午5点15分到8点38分被北京市公安局(自称)警察和社科院保卫局人员 扣押在院维稳办,一直到现在,都在想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去捷克大使馆参加一个文化活动?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只好用我一直爱用的,昨天对警察说 的“毫无必要的横暴”来解释。但是我现在找到一个原因,你看是否合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丘延亮:声援刘晓波,无关诺贝尔

十月 20, 2010

丘延亮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前后, 我在「台湾民间联盟」的网页及YOTU群 组发送了密集的信息,也立即接获了惊人数量的回响。平面和电子传媒的一些旧识知道了我在去年刘判刑后即签署了「为刘晓波案 提出三问──严正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刘晓波先生」,向我进行访问。

碰巧在十月十三日北艺大的《艺术、科技与在地性》上又再次和王丹同台谈「网络、社会行动 介入与社会变革」;在张铁志的主持下和同学们重温了1986、1989、2008;从全球反越战学生运动到六四,到《零八宪章》,其间各隔二十年以迄今天的种 种。

会后,又接获传播界友人电询我这次签署「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的立场与缘 由;为免一一作覆,也对社会有所交待;是以为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郝建:“黑马”、“黑手”和文章好手刘晓波

十月 19, 2010

郝建刘晓波,朋友们会称呼他晓波、刘波,最近网络上有人给他起个新的昵称:“阿波”。因08宪章被捕后,时常被人称为刘县长,我们约吃饭时说到刘霞,一 般更多地会以县长夫人称之。最有意思的是旧书网给他起的名字,刘晓波的几本着作26960630643署名是这样写的:《形而上学的迷雾》,上海人民出版 社,作者大磕巴;《审美与人的自由》(北师大博士论文)1988年9月出版,作者大磕巴,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顺便说一句,前一本书由原价的2.8 元/本,涨价:到110元/本。后一本书在旧书网售价已经涨到800元/本。呵呵,啥叫个洛阳纸贵。

刘晓波是个好人,好朋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莫之许:诺贝尔和平奖属于中国自由运动

十月 19, 2010

莫之许2008年11月底的一个周六,我与崔卫平、徐友渔、郝建约在一起餐聚,我先到饭店等候,却看见晓波也一起来了,我知道他每周 六都要打羽毛球,有点诧异他的出现。坐下后,晓波掏出一叠纸,上面是打印的《零八宪章》文本,此前,我已经看过并签署,另外三位应该 是第一次见到,晓波随即讲了讲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外世界人权日在即,想邀请大家一起表达一下政治理念,很快,三位先生均表示同意,在 座都是擅于表达的知识分子,很自然的,开始就其中的具体条款展开了讨论,甚至是争论,崔卫平尤其认真,还把自己的意见写在了宪章的打 印文本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1

徐友渔:关于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思考

十月 19, 2010
徐友渔

徐友渔

2010年 度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捍卫人权的杰出人士、《零八宪章》的发起人刘晓波,引起世界的沸腾。在欢庆的举杯声中,在警察大肆扣捕庆 贺者的报道不断传来的情况下,我们也需要认真分析、理性思考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和后果,考虑如何使这一振奋人心 的事件成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促进中国和平民主事业的推动力量。

刘晓波为什么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此 问题,我有充分的、深刻的体认。在9月下旬,我致信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请求把诺贝尔和平奖 授予刘晓波;同时向欧洲各国媒体和公众发出呼吁与请求,请求他们发挥影响,发出声音,促成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我以为,我所提出 的理由是充分和有说服力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